自定义搜索
上一篇:冯正虎的《美好生活》 && 汤姆.汉克斯的《幸福终点站》
下一篇:作中国人悲哀吗?;
冬天印象
青衣 2009年12月11日 09:41:45

     雪又下了。今年冬天的雪比往年来得早些,随雪而来的还有那飞涨的菜价,昨天还五毛一斤的大白菜,一夜雪后变成了一块五,想那雪景固然浪漫,现实却不免艰难。

     小时见到雪,会象过年样欢呼,路两边被雪压倒的冬青树倒向路中,大人忙着清雪,小孩玩雪闹哄哄地树枝上蹦跳。童年还有个乐趣是敲打屋檐下几尺长的冰锥,如今已难得见个小冰锥了( 现在有温室效应了,

     而冬季更多得是痛苦,打我记事起每到冬季我的手脚就会生冻疮,上小学那会儿,脚后跟冻烂了,棉鞋穿不上去,只能趿着,跟在一些大孩子后面去上学,还得一路小跑。冻疮会年年复发,每年冬天再小心都会冻伤(当然一个孩子,又能多小心呢?)“手肿得象馒头样”绝不是句夸张的话,我的手背鼓起来,高高的,白白的,一按一个小坑,就象是发面馍。手指头肿得粗粗的,弯曲也很困难。冻伤又痛又痒,小学生时就只知道哭。再大些就偷偷地哭,晚上在被窝里,手脚捂热了,会很痒,冻处的皮很薄,有的已溃烂了,不能抓,很痛苦,只能蒙上被子抽咽,还不敢让父母听见。

      不少热心人告诉我治疗偏方,每一个都说得很神奇。我满怀信心地试用很多方子:如用红辣椒煮水,洗患处。记得一个雪天,我用了这个方子,用煮红辣椒的水洗手,那时手上的皮已冻破了,辣椒水进了伤口,那个辣痛啊,现在都还记得。为了减少辣痛,在那个冰雪天,我把手放进结了冰的水桶里浸泡,给那双火辣辣的手降温。就这样感觉还不行,把雪敷在手上,一会儿感觉雪被捂热了,再换团雪或冰块。学校里不少学生围着我看稀奇(那时我家住在乡村中学里),我在一圈讶异的眼光中,故作轻松地对那些围观的人说:不冷。倔强的我那时就懂得不能为了伤痛轻易掉泪。(没出息,大人了,看电视、小说还哭)。有回听到一个方子,说是将陈年的棉花,愈陈愈好,烧成灰,放在伤口上,可以愈合,一帮高年级的女生,找来了一团发黄的旧棉花,把棉花烧成灰后,放进冻烂的伤口,没收到什么效果,那黑灰去进入皮肤里,很长时间皮肤才变成本色。这个方子不行,又有人提出用狗骨头烧成灰,拌上香油涂抹。言之凿凿地说效果如何好,当即有热心人找来了一节狗爪子,可是烧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化成灰,只好做罢。那时的学生很单纯、也很热情,当然现在想来可能主要是好奇,拿我当小白鼠。我还按偏方收集过楝树果,用臭不可闻果子煮水洗手,用茄子根煮水洗等等。还有冬病夏治的方子:如用樱桃汁涂抹、用独头的紫皮蒜涂抹等都试了,效果基本为零。还有个奇特的方子,说是夏天用陈年的尿桶上积的垢涂抹,这方子没试,太恶心了。

     高中时,寒夜学习时,手肿胀发痒时,我就用自己发明的方法处理:用针扎破肿处,挤出血。那血流得很慢,颜色暗红暗红的,太难受时就背着家长,这样处理。这法子倒还有效,放出部分血后,压力降低了,一般不会溃破,因为痛,痒也会减轻许多。不过有一回我在使用时,被我爸无意中发现了,让他心痛得不行。

     后来,直到我到南方的庐城读书,冬季那里的气温高了些,冻疮就好了,这么多年也没有复发。冬天也不那么难受了。       


2楼 2009年12月11日 09:59:21 青衣
字体没改好,请米娅帮忙吧
3楼 2009年12月11日 17:41:21 米娅

到这里弄个头像吧:http://www.coolder.com/layer_detail.php?division=4&space_name=&space_uid=1&tid=192&page_no=1&page=1 

把鼠标移到图片上,点击右键,出现浮动菜单,选“另存图片于”项,然后在硬盘上找个地方先存起来,然后点击页面左上角“你的帐户”进入帐户管理页面,“上传头像”即可。再试试吧。

你也可以自己到网上找图片,头像图片长宽不超过120px就可以。

4楼 2009年12月11日 17:52:44 米娅
     小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事该和大人主动交流,因此多吃苦头,这些事情对大人来说,还是有很多有效的解决办法的。我小时候也因此多吃了很多苦头。现在想想,为什么呢?就是不想和他们说,什么事都想躲开他们,大概是怕他们的说教吧。咱们的父母都爱说教。  
第1页 共1页
相关链接